当前: 海亮报 - 2014年四月 - A版

报刊分类

海亮报
版面导航 A版 B版 C版 D版

闲话万年青

万年青就在我家的阳台上,在那花花草草的中间,在阳台那正对房门的拐角,整日整夜地守护在我身边。

    万年青是哥哥儿时种下的,从从容容地走过岁月的风风雨雨,伴着我高大起来。哥常年在外读书,照顾它便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,闲来无事就细细地读它。在花草的拥簇下,它显得分外“高大”,树枝都整齐地向外伸展,如一个受人景仰的“大英雄”;又似一个被追求的少女,繁茂的叶子如飘逸的秀发,披肩掩面,甚至遮住了整个身子,那是少女独有的矜持。

    某日,惊奇的发现它圆形的树冠缺了个小口。仔细一看,才发现是被人掰了一枝,伤口还在渗着清色的汁液,心中不免有些痛楚,急忙找了些细绳为它包扎。妹妹告诉我是她折给别人扦插,不禁有些生气,但又感叹它那顽强的生命力,悲伤起人世间的旦夕福祸。

    夜晚,守在它身边看着充满活力的它,不禁想起了那位女孩。对于她,我知之甚少,只听母亲说过她是我的一个远房小姨,还记得母亲是为了告戒我们什么才谈起她。在她初中毕业后,她放弃了继续深造的机会,不顾家人的反对,执意要和一个男生去追求他们所谓的真爱。他们经历了风风雨雨,共同走过了人生最艰难的日子,眼看就要苦尽甘来,却因一个很小的误会,因为男孩的愤然出走。在那个冷雨的冬夜,她饮恨而终,也将内疚与遗憾永久地留给了男孩。 

    我不曾见过她,对她的认识仅限一张旧得发黄的照片。她非常漂亮,尤其是那双眼睛,真的是传了神。每次与她对视,都有一种情思嬗传于我,冥冥中与我的心灵默默地撞击。或许这就是她对爱情的怨恨吧。

    浮想联翩,微风拂面,了无睡意。独自遥望着深邃的星空,我不明白女孩为何会如此意气用事,经不起挫折,将自己美好的青春托付给无情的黄土……

    女孩过世后,男孩也就杳无音讯了,或许现在他还在某个城市的街头找寻他遗失的爱情,或许他早已追随女孩而去。但这只是我的猜测,事实究竟如何,我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 然而,这已使我感到很是庆幸了。无论如何,我现在都已步入大学,有着父母的疼爱,老师的谆教,朋友的关怀和同学的帮助。我虽没有像他们那样轰轰烈烈地爱过,但与他们相比,我却拥有了弥足珍贵的生命。虽说“生命诚可贵,爱情价更高”,但用生命去换一份幼稚的爱,代价似乎真的太大了,毕竟真爱并不需要牺牲任何人。

    夜如墨染,风似水凉。今晚注定是风的夜,月亮似乎总是躲在云中,只有一层灰朦朦的暗黄镶嵌在云端。而最让我“心有戚戚”的便是那黛绿色的万年青,它独自承受着一份天际的苍凉。微风过处,是叶叶枝枝相互拥簇而发出的呼号,像若有若无的诗,默默地在阐述着,在演绎着……

    不知为何,脑里又浮现出女孩的容貌。再看看身边的万年青,我似乎读懂了什么,它不求巨臂擎天的闻达,只求能荫庇一方。任风雕雨蚀,四季轮回,日月如晦,花开花落,好一种从容淡泊的大度。它忍耐着,等待着,所以风雨过后它依旧生机昂然,所以它叫万年青。不禁又要想到,其实我们也都需要忍耐,也都应该等待。如果男孩能忍耐一时的气愤,女孩能等待着男孩拿着玫瑰来向她道歉,或者他们都能忍耐年轻的冲动,等待一份成熟的爱,结果可能就会是一个完美结局。

    遥望长空,那里似乎有一双眼睛在寻找什么,而中天的月亮也已钻出云际,泻下一片皎洁的鹅黄。诚然,星星愿意等待,圣洁的月亮总是会破云而出,任何等待都是会有回报的。突然又感慨起女孩的早逝,悲哀起她的意气用事,悲哀起那些如女孩一样的人。